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长剑倚肩江湖远

体育评论者张宾 公众微信账号:NBAvie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宾,新京报篮球记者

一个写字的人!微信公众账号:NBAview 每日推送NBA短评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倾向】白巫师与马道婆  

2011-02-24 02:44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一回  白巫师与马道婆

 

“特鲁西埃,名菲利普,字奥马尔,别号白巫师。”用中国古代的传统,当如此称呼这位西洋人士。这位与白求恩同志有着相似境遇的外国人,不远万里来到中国。他成为了深圳队的主教练。

 

择日不如撞日,特鲁西埃在一个与一堆二有关的日子走马上任。央视评论员白岩松在给腾讯的专栏中如此写道:“2月22日这一天,又恰逢星期二,真是一个非常“二”的日子,然而在深圳,深圳的足球俱乐部在做了很多很“二”的事情之后,终于做了一个非常靠谱又绝对不“二“的事情,请来法国人特鲁西埃做主帅。”

 

我明白白岩松怀有美好的愿景,但他在一开始就下结论称此事“绝对不‘二’”,凸显了他的结论有多么二。

 

白巫师成为深圳主帅已成既定事实。笔者欲从巫师说开去。在中国历朝历代,巫师是一个比打劫更有前途的职业。例子不胜枚举。《红楼梦》中便有这样一位神人——马道婆。

 

马道婆的戏份集中在第25回:魇魔法姊弟逢五鬼,红楼梦通灵遇双真。马道婆甫一出场就展现了忽悠学学士的本领,让贾母掏油钱。考虑到油价如此飞涨,贾母当时面临一个艰难的决定。但在与CPI的搏斗中,贾母还是败下阵来。

 

网易评论专栏作家罗克指出,特鲁西埃也是忽悠高手。“忽悠,彼此忽悠,现在的中国社会流行忽悠。忽悠就是生产力,无忽悠,无刮地皮。”从这个层面上讲,特鲁西埃与马道婆竟是同道中人。

 

接着说马道婆。她要下狠手了,(马道婆)“掏出十个纸铰的青面白发的鬼来,并两个纸人,递与赵姨娘,又悄悄的教他道:‘把他两个的年庚八字写在这两个纸人身上,一并五个鬼都掖在他们各人的床上就完了。我只在家里作法,自有效验……’”

 

后来,宝玉与王熙凤果然逢五鬼了。看来马道婆还是有些本领。特鲁西埃也不全是花架子,过去的成绩是个佐证。全靠忽悠在当今中国足坛也吃不太开了。

 

马道婆的成功绝非来自隔空打牛。她“派遣”五鬼携写有两人生辰八字的纸人到各自床上。这也算的上“从实际出发”,针对每个人的情况来施展法术。究竟是谁将五鬼和纸人放到两人床上的,成了需待破解之谜。

 

特鲁西埃能否成功,需要他的法术与深圳球员的状况、中国足球环境共同产生化学作用。孙悟空本事通天,摊上一个泥胎一样的师傅,两个呆头鹅般的师弟,也常常束手无策。简言之,特鲁西埃要成功,需把五鬼(他的战术)和纸人(对中国足球的改变)放到床上(中国足球大环境中)。纸人上面的生辰八字恰为中国足球现状。

 

我想日本专栏作家奥东幸子或许不以为然。他(或她)在给《体坛周报》的评论观点更为激进。他(或她)认为日本教练比一些洋帅更为出色,推荐中国俱乐部大力引进日本教练,“何况千里迢迢从欧美招聘洋帅,从便捷性和成本的角度评判,亦不如直接从日本市场引进人才更为经济。”

 

奥东幸子的评论类似空中楼阁,并非成绩好就证明主帅能力出众,也绝不等同于在中国也能成功。我们习惯于讲“接地气”,意指与实际情况相结合。要知道,特鲁西埃在日本的成功,以及其他日本教练的成功,是站在日本足球洋务运动十余年的积累之上。

 

《体坛周报》评论员葛爱平对此有自己的认识,他在其网易博客上的评论指出,“但是他(特鲁西埃)或许并不知道,日本足球最具备的,却是中国足球最缺乏的,那就是认真、虚心和职业。”他是从球员的敬业态度方面进行阐述的。

 

葛爱平对特鲁西埃的前景持相对谨慎的态度。他的评论自有道理,但这并不绝对,也未直指命门。球员的整体水平、足球的大环境以及体制的弊端,导致中日足球迥异。

 

特鲁西埃做不到缘木求鱼,仍需要一个根基。他自己也有这方面的认识。《南方都市报》的评论中透露,“特鲁自己倒是蛮谦虚的:‘我是白巫师,但没有点石成金的魔棒。’他的意思是,如果现实是一块石头,他再厉害也不能把它变成金子。”这篇评论并未点明“现实”是什么?现实就是中国足球的大环境、联赛机制、人才储备。

 

斗地主爱好者都知道,牌好与坏,是赢或输的最基本先决条件。如果中国足球整体环境、青少年培养、球员年龄问题等等方面,不做出改变。别说白巫师,黑白无常来了也不好使。

 

我不否认,白巫师在深圳有可能会取得成绩的飞跃。靠短期烧钱,凭几杆洋枪,昙花一现,这事屡见不鲜。但他的成功也仅限于自己多赚些奖金,为履历增添一抹亮色而已,与中国足球并无大多进益。

 

另外,作为一个与国家队主帅有缘无份的教练,外界猜测深圳是他执掌国家队帅印的跳板。罗克在文中亦有如此猜想。我赞同这一推断。我的同事转述其经纪人的话称,白巫师现在拒绝谈论国家队。这或许是一个强烈信号。

 

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他会更加明白大环境的重要性所在。他的水平比高洪波高,我并不感到诧异。但他不会是成为改变终极命运的救世主。中国足球的救世主绝不会是某个具体的人。马道婆忽悠道行高深,不也没有得偿所愿吗?


 

开栏絮语牛顿称他的成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本栏主旨也是希望站在巨人的评论肩膀上,多角度呈现体坛热点事件。栏目名为“倾向”。笔者最早使用这个名字是在《新体育》的卷尾,翻译一些国外媒体的评论。当时赋予这个名字的编辑是现在体坛周报综合版编辑马玉星,他说这个名字最早来自《南体》。在此继续沿用,包含向《南体》致敬的意思。

 

写有趣的文章就是对《南体》精神的传承。作为一个《红楼梦》的爱好者,我对她如此着迷。我希望以《红楼梦》为载体,来做切入口,做到有趣有种(这也是新京报体育部的信条)。先行尝试,如果达不到理想效果,或许会推倒重建。是为开栏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